言情小说《将军抢亲记》为什么让你想成为书中的女一号

浏览:255   发布时间: 09月02日

第七章 小可怜

江柔一路左躲右闪,几次差点被人发现,好在都有惊无险,到底还是顺利地摸进了马棚。

沈十三的桌案上有个茶壶,江柔把它偷了出来,把里面的茶水和茶叶倒干净,在一溜儿战马里挑了匹**看起来最大的。

她一靠近,马儿就有些躁动不安,她小心伸手,试探着拍了拍马头,马儿奇异的安静了下来。

虽然知道马儿听不懂人言,她还是凑在马耳朵旁低声呢喃了两句。

说完,她紧张的看着战马,慢慢蹲下身去挤马奶。

心里还是害怕得不得了,江家以前是做酿酒营生,家里开了一个小酒馆,全家人指着它吃饭。

她和母亲酿酒,父亲和哥哥在外经营酒馆。

江柔和母亲也承包家中的三餐,照料一家人的起居。

家中没有喂养家禽,荤食都是去市集上采买,所以她长这么大,张姚氏家的大黄狗,是她接触过体积最大的动物了。

而征北军的战马,不仅体型健壮,性子也烈,昨日那个豹头环眼的副将军还在和沈十三闲话,说有战马尥蹶子,踢伤了两名士兵。

当时那个男人是怎么说的来着?

“连匹马都照料不住,怎么没踢死他们?”

突然听见四周有沙沙的声响,江柔赶忙停下动作,抬头去看。

营地的火光很远,马棚这边只有银白的月光淡淡地落下来,周围景物影影绰绰,看不太真切。

江柔浑身冰凉,总觉得有危险在靠近,让她汗毛倒竖。

她以前没有挤过奶,只能凭着感觉来,但蹲了半天,手都酸了,茶壶里还是没有一滴奶,事后经沈十三鉴定,这蠢货挤的是一匹发育过于良好的公马的**。

她一急,手下也没个轻重,大概是弄疼了战马,马儿嘶鸣一声,隐隐有被激怒的迹象。

江柔被战马的蹄子别了一下,跌坐在地上,手里的茶壶砸在地上,‘哐当’一声,碎了。她觉得手掌生疼,大概是蹭破了皮,刚想站起来,周围突然火光大盛。

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她睁不开眼,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眼睛。

等渐渐适应光明,她放下手,却见马棚外围满了士兵,大约上百人,围成一个圈,人人手中举着火把,将她围在中间,沈十三踏着皂靴,穿一身常服,一只手里提着刀,慢慢向她走来。

刀尖在地上划出令人牙酸的声音,江柔心里一凉,脸色煞白,就这样坐在地上,愣愣地看着他。

他走到江柔面前,屈膝半蹲下,将刀拄在地上,一只手掐住她的脸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江柔不敢看他,想低头,但他的力气极大,让她动弹不得。

“我,我……”江柔喉咙干涩,说不出话来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沈十三沉下脸,身上迸发出杀气,“再问一遍,你在做什么?”

男人面色漆黑,眼神凉得冻人,似乎只要她再耽搁一瞬间,他就会将她大卸八块。

“我,我想,挤些,马,马奶。”江柔一句话说了半响,总算是说完了。

沈十三一愣,掐在她脸上的手顿了一下,咬牙切齿问道:“你要马奶来做什么?”

江柔舌头还是打结,“张,张大娘,没有奶,孩,孩子要饿,饿死了。”

他视线落在她身旁,看见了摔碎的茶壶,倒勉强有几分只是来取奶的模样。

又上下将她打量了几眼,觉得这副窝囊相,怎么看都不像前来放走运输辎重战马的细作。

哪有这么垃圾的细作?

沈十三的脸再黑了三分,忽然勃然大怒,挥手把江柔拂在地上,怒喝:“来人,给老子弄死那天带回来的大肚婆,把孩子丢了。”

妈的!又是那个老娘们儿!

江柔不懂他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,也不懂明明是鲜活的人命,为什么在他口中却宛如儿戏?

士兵领命而去,江柔看着眼前高大的人影,一股寒意从脚底板升起,冻住了她浑身的血液,她踉跄站起来,连滚带爬地跑过去抱住沈十三的腿,泪如雨下,“将军,求求你不要这样,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饶了张大娘,孩子还这么小,就这样丢在荒郊野外,一定会没命的!”

沈十三一眼都没看她,盯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江柔见他不为所动,心下大急,不管不顾跑过去抱住还没走远的士兵,苦苦哀求。

士兵被人抱住的一瞬间,立即转头去看站在那里的沈十三,只见对方斜着眼冷冷的看着他,一副在思考他的一百零八种死法的模样,他头发都竖起来了。

奶奶个熊!这小娘们儿要害死他啊!

他立即七手八脚的想把身上的人推开,却没想到看起来风都能吹到的柔弱女子,这会儿力气大得出奇,他挣扎半响,竟然没能脱身。

看见沈十三越来越冰冷的眼神,士兵觉得他手中的刀似乎都锋利了些,心里咯噔一声,只觉得自己脑门儿上飘了三个字——完蛋了。

“混账!”沈十三突然爆发一声咆哮,不知道是在说那士兵还是在说江柔。

士兵双腿一软,噗通一声就跪下来,“将军,属下该死,属下不是故意的!”一边认罪还不忘想把身上的人扒拉下来。

江柔见他没再继续往前走,便放开他,朝沈十三膝行而去,跪在他面前,边哭边求,“将军,求你饶了张大娘吧。”张姚氏什么也没做,错的是她,不该心存侥幸,不该自以为是。

她害怕沈十三发怒的样子,害怕跟他提要求,所以才擅自动了战马,触怒了他。

女子跪在地上仰头看着他,手紧紧拽着他的衣角,哭过的双眼像水洗过一样,清澈明亮,鼻尖通红,满脸泪痕,端是一个我见犹怜的小可怜。

沈十三正想说些什么,营地那边忽然传来震天的打杀声,马棚后面蹿出一队匈奴士兵,向他们冲杀过来。

传令官从营地赶来,边跑边大喊,想要通知沈十三,“敌袭!敌袭!”等跑到马棚的时候,却发现这边已经打起来了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主营产品:礼品盒、礼品袋,木盒,木质、竹质工艺品,圆珠笔、原子笔,茶叶包装,保健品包装,签字笔/中性笔/宝珠笔,化妆镜/镜子,笔筒,名片盒,首饰包装,办公礼品,酒类包装,文具盒,纸盒,休闲食品包装,商务礼品,钢笔,更多 >>